https://m.penana.com/story/44801/薛式情歌/toc
薛式情歌 | Penana
arrow_back
薛式情歌
more_vert share bookmark_border
info_outline
format_color_text
toc
exposure_plus_1
Search stories, writers or societies
Continue ReadingClear All
What Others Are ReadingRefresh
X
Never miss what's happening on Penana!
Submission Closed
薛式情歌
月魂伶
Challengers:
Judging: Community Vote
整理抽屜,翻出了一只時代的眼淚--MP3播放器,接上電腦打開一看,滿滿薛之謙XD有感於近日參加了《用一首歌寫一篇小說吧~》的創挑,所以也想發個以“薛式情歌”為基礎的挑戰((私心無限文長400~1500字,其餘隨意~謝謝路過滑過眼睛瞄過參與的各位(〃'▽'〃) *《用一首歌寫一篇小說吧~》創挑傳送門--> https://www.penana.com/story/43813《薛式情歌》素材傳送門--> https://youtu.be/_Ksi1YaTHSE*為了不讓系統君自動判定喜歡… more
LIKES 3
READS 190
Comments 1
Show Comments (1)
BOOKMARK


整理抽屜,翻出了一只時代的眼淚--MP3播放器,接上電腦打開一看,滿滿薛之謙XD


有感於近日參加了《用一首歌寫一篇小說吧~》的創挑,所以也想發個以“薛式情歌”為基礎的挑戰((私心無限


文長400~1500字,其餘隨意~


謝謝路過滑過眼睛瞄過參與的各位(〃'▽'〃)


*


《用一首歌寫一篇小說吧~》創挑傳送門-->

 https://www.penana.com/story/43813


《薛式情歌》素材傳送門-->

 https://youtu.be/_Ksi1YaTHSE

為了不讓系統君自動判定喜歡數排名到我自己的作品,所以刪掉放來題目這裡~

*節選自合作作品<不夜緣>,傳送門->https://www.penana.com/story/46345/不夜緣/toc

*正文開始*

最後到了他們初遇的廣場,表演魔術的人依舊在那表演。

  他們停下腳步,望向彼此。

     書堯腦海裡突然響起一個旋律,歌詞內容,似乎很適合描述現在。

你停在了這條我們熟悉的街

把你準備好的臺詞全念一遍


  「今天……」「今天……」兩人同時開口,聲線疊合,是他們的心音。

  白書堯和紀倪走在初次邂逅的商店街,手牽手走著,縱使身旁再熱鬧,他們眼中、耳中、心中也都只有彼此。

  兩人相顧而淺笑,月彎的嘴型、滿月的眼眸。

  「是最後一天了。」書堯低下頭落寞地說。

  「嗯。」紀倪踮起腳環抱書堯的腰,手在書堯背後輕拍安撫:「謝謝你。」

  「別哭。」紀倪將臉埋在白書堯的小腹,他不用看,就知道她又要掉眼淚了。

  「沒……笨蛋紀倪,我才沒有,哭呢!」白書堯嘴硬,強忍顫抖的聲音,故作大方地說:「最後一天才不浪費在哭泣上!

我還在逞強 說著謊

也沒能力遮擋 你去的方向


  方向……欸?你離開的時候還有方向嗎?你是直接在我眼前、在我的世界消失,不是嗎?

  「走走走,走了,你說我們今天要去哪兒?」白書堯拉開緊緊抱著自己的正太紀倪,故作精神抖擻的模樣邁步向前。

  我這才知道原來分離的難過到深沈時,強顏歡笑、故作輕鬆可以是這麼自然、容易。

#至少分開的時候我落落大方

       「要不要,和書堯回家一趟?」紀倪提議,眼眸裡仍然是寵溺與溫柔。

  「欸?」白書堯顯然很意外這個提議,愣了下,然後噗滋笑了出來:「正太紀倪,人小鬼大呀!我帶你回去,我爹、我家街坊鄰居看到了,還不說你是我不知道和哪個負心漢生的!」

  「嘿欸?可能就是我喔,哈哈!」紀倪一邊咯咯笑開懷,一邊躲避書堯伸出來想要揉亂自己頭髮的魔手。

  「得了,就在這裡逛逛就好。」白書堯沒想太多,都最後了順着紀倪讓他安心的道別吧……

我後來都會選擇繞過那條街

又多希望在另一條街能遇見


再之後……

我慢慢的回到自己的生活圈

也開始可以接觸新的人選

愛你到最後 不痛不癢

留言在計較 誰愛過一場

我剩下一張 沒後悔的模樣


  「愛過你很值得。」白書堯輕聲低喃,仿佛只有唇型的顫動,而沒有聲音的落下。

  「怎麼了?」紀倪仰頭問,甜甜的笑容好像要滲進書堯苦澀的心思中。

  「愛過你……」書堯自言自語似的唸着。

  「……很值得。」紀倪接過了話,拉起牽著的手,在書堯手背輕啄,留下溫熱一吻。

  「紀倪、紀倪……」白書堯忍不住了,眼淚蔌蔌流下,模糊了紀倪的表情。

  「唉,你說我要怎麼樣呢?這樣我怎麼捨得放下你?」紀倪心痛了。

  「我不要你怎樣,沒怎樣……我陪你走的路你不、能忘、因為那是我……我最快樂的時光……」書堯也痛得快要死去。

  白書堯好似已經分不清楚你我,語詞破碎而凌亂,但紀倪明白,這是珍惜,一份急切的珍重惜別之情,恨不得燙入靈魂的珍視。

  七天、說短,不算短,已經足夠留下刻骨銘心的眷戀;說長,也不長,完全不夠放下一段不夜的緣。

  最後,我們是在返回老家的火車上道別。

  「真是的,你這樣不是白白浪費一張車票嗎?」我鼓著臉頰、皺眉故作生氣的模樣。

  「哈哈還鬧脾氣呢!」紀倪小小軟軟的指節親暱地刮了下書堯的鼻樑:「一起搭火車,順便看看風景,不很好嗎?」

  「到底為什麼你這麼堅持呢……」書堯嘀咕。

  「嘿!書堯,販賣便當的來了,一起吃吧!」紀倪笑容燦爛如昔。

  「好 好 好,」看他一副沒吃過鐵路便當的稀奇表情,我轉身掏錢,順便叫喚:「麻煩兩個八角便當!」

  是夜,當然還是我一個人回的家,奇怪的是路上居然沒什麼行人,就算有,也是形色匆匆。

  現在……晚上9點,這個時點應該還很熱鬧的啊?

  到家裡,居然是井然有序,整理得一塵不染。酒瓶呢?堆積如山的髒碗盤呢?發臭的被褥呢?

  「爸?」沒有人回應,出門了嗎?

  走到既熟悉又陌生的房間,果然是太久沒有回來了啊!白書堯沒有開燈,她覺得好睏……

  迷迷糊糊睡著,她做了一個夢,一個有紀倪的夢。

  夜色如墨,沒有繁星點點,亦無皎月懸空,天地之間惟有紀倪一身白布衣,暈著白霧迷離。

  「紀倪!」

你白髮蒼蒼 說帶我流浪


「嗯,好!」

我還是沒猶豫 就隨你去天堂


「這是……我們第一個夜吧?」

不管能怎樣 我能陪你到天亮


「我們一起等天亮、看日出,好不好?」

你笑著,仿佛是在說好。

Total Reading Time: 16 minutes
bookmark_border Bookmark Start Reading >
X


Reset to default

X
X
×

Install this webapp for easier offline reading: tap and then Add to home scree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