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story/44752/虛空/toc?load=0
虛空 | Penana
arrow_back
虛空
more_vert share bookmark_border file_download
info_outline
format_color_text
toc
exposure_plus_1
Search stories, writers or societies
Continue ReadingClear All
What Others Are ReadingRefresh
X
Never miss what's happening on Penana!
PG
Intro Table of Contents Top sponsors Comments (0)

第一章 辛亥隧道

看著眼前這一對幸福的家庭,老人不禁露出了笑容。心中滿是歡喜。


「唉呀~終於呀!」老人嘆了口氣。隨即,他便與化為塵風離去。


這裡是是台北,一個繁榮的經濟重區、台灣首都、一個-妖魔之都。這裡看似平凡的房屋,平凡的道路,甚至是普普通通的居民,大多都不是你想得如此。此時,一輛馬自達的白色轎車開進了辛亥隧道,「爸爸!隧道好好玩喔,上面的燈一閃一閃的!」一名穿著鮮豔的粉紅色背心與童開心笑道。「是呀!呵呵。」正在開車的父親說道。

「啊~!爸爸!那是甚麼!黑黑的,跑來跑去!」女童嚇傻了,大聲叫道。父親聽到叫聲,不得將投向後看去,「沒有呀!小夏,趕快坐好喔,不然、、、、啊!!!」正當父親轉現前方時,眼前出現了一台對向來車。

父親緊閉上眼,心中不斷祈禱,現再不管做甚麼動作都救不了他。轉方向盤?距離太近了。剎車?車速太快了。不管怎樣,死神以靠近了他們,正要揮刀。突然,父親緊閉的眼裡看到了光芒,張開眼,發現自己沒死,而是好好的開著車,後座的女兒也正吵著到了沒,好似甚麼都沒發生似的。心中催眠著自己:「應該是太累了,先休息一下吧。」

父親開到了最近的咖啡店,停下了車,面帶微笑地向女兒問道:「小夏,要不要下車去吃一點好吃的?」按照平常,這位帶有幾分應秀氣的女童一聽到點心應該就會飛笨過去,但,這次卻異常奇怪的不聞不動。「小夏?」父親再次問了一次。女童依然不動。父親將手輕輕推了女兒一下,女兒有如空殼的屍體般倒下,呼吸已經停止。

「救護車!!!快叫救護車!!!」

「以喔!以喔!以喔!~~」跟在車後的父親心中正在哭泣,自己的女兒好端端的怎會突然休克呢?

病房之外,父親心中既是恐慌又是感傷,盤桓在急救室旁。「先生,請您來一下。」一名白衣護士請道。「是!」父親說道,跟了過去。「請坐吧!」護士帶他來到了一件小房間,坐上椅子,接道:「請問您是穆夏的父親-穆端比,是吧?」­「是穆端乚。」父親糾正「是要談費用吧?對不起,我付不起,但我認識幾名朋友,他們應該願意、、、」穆端乚猙獰的激動說道。「喔不。穆先生我們只是想確認一件事而已。」護士安慰他,接道:「你們是不是有開過辛亥隧道,並看到了一些東西?」穆端乚看著護士嚴肅的表情,慢慢地將剛才發生的事說了出來:「穆夏她說有看到一個黑色的東西,但當我轉頭時,什麼都沒有。」說道這裡護士嘴裡唸道:「果然!」接著拿出電話,說道:「叫靈師過來。」正要掛電話時,突然想起了什麼,又補了一句「還要一名記憶師,幽靈事件、、、沒錯,再見。」

「請問、、、是發生什麼事情,我還是有點搞不清楚狀況。可以擠是一下嗎?」穆端乚面容無奈的笑問道

「對於您女兒的事情,我們很遺憾。」也許是太累,護士拿掉他的眼鏡,擦了下眼角。看著水汪的雙眼配上了可愛純白的護士裝,穆端乚心中慕明奇妙出現了一種癢癢的感覺,也不之怎麼形容,他頓時把自己女兒的是給忘了,不斷看著對方豐滿的身材。

「不不不、、、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,不是嗎?」穆端乚安慰道。不知什麼時候拿進來的,也有可能是事先準備好的,桌上出現了一封白色信封及紅色紅包袋。

「這、、、這是。」穆端乚哽咽,「我怎麼能拿呢!光是醫藥費不用付就已經很棒了,再拿這個、、、這個、、、」護士似乎他會這麼說,微笑道:「穆先生,您不是說要了解狀況嗎?我這就告訴您。還有,這兩封並不是要給您的,而是希望您可以轉交給您女兒的。」


「謝天謝地!」穆端乚鬆了一口氣


「好了,我要說了。」護士呼吸了一下,接著像是特務班查看是否有人偷聽,但「後面的書櫃哪來了人了?」穆端乚心中正疑惑,護士突然發問:「穆先生,您可知道玉山小飛俠吧?」 「當然!但這只是個傳說,跟我女兒的事情有什麼關係?」穆端乚苦笑。「當然有關係了!來!把這兩片葉子放在眼上。」護士地給穆端乚兩片金色的紙製葉子,上面的著色看起來就像是幼兒亂畫一般。「哇~~~~!!!」穆端乚大叫,馬上把兩片葉子放在桌上,手指著後方空無一人的書櫃前,口中不斷念道:「玉、、、玉山小飛、、、俠!」

護士拍拍穆端乚的肩膀,安慰道:「放心,放心,他們不會害人的。」儘管話這麼說,穆端乚腦中依然徘徊著那三張恐怖的面孔恐,扭曲、噁心、可怕、空濛、悲哀瞬間衝上他的心頭,「剛、、、剛剛那是什麼!我眼睛沒壞吧?沒錯!這一錠是夢!我要叫醒自己!」他不斷打自己的臉,睜大的眼睛令他看起來像是個瘋子。「剛剛那三位是我的契約者。」護士剛說完,一個強而有力的 現! 從她嘴裡爆出。三名帶有著童真可愛的小男孩出現在護士坐的椅子旁邊,臉上露出可愛又燦爛的笑容。「契約者?」穆端乚疑惑問道。護士看了下手錶已確認時間間,接著現穆端乚道,「離您女兒刪憶還有除魔的時間還有四小時,還有兩個小時就要一點了。在這段時間,我來告訴你關於」

Show Comments
BOOKMARK
Total Reading Time: 10 minutes
toc Table of Contents
No tags yet.
bookmark_border Bookmark Start Reading >
×


Reset to default

X
×
×

Install this webapp for easier offline reading: tap and then Add to home scree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