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s://m.penana.com/story/23260/1就這麼-住在在我家吧-巢白/?load=0
#1就這麼,住在在我家吧!(巢白) | Penana
arrow_back
#1就這麼,住在在我家吧!(巢白)
more_vert share bookmark_border file_download
info_outline
format_color_text
toc
exposure_plus_1
Search stories, writers or societies
Continue ReadingClear All
What Others Are ReadingRefresh
X
Never miss what's happening on Penana!
#1就這麼,住在在我家吧!(巢白)
淒風
LIKES 1
READS 332
Comments 0
「巢巢~幫我開門」門外響起了一個稚嫩的聲音 「來了,等我一下」巢哥趕緊起身前去應門「克白?你來我家做什麼?」現在正直冬天,天氣冷到不行,巢哥看著站在門外的克白,頭戴針織帽、臉上帶著口罩、脖子上更是圍了一條白色的圍巾,身體裹的厚實,感覺…鼓鼓的,也頗有幾分可愛 「什麼嘛,不歡迎嗎?那我就回去囉」巧克白脫下口罩,鼓起腮幫子,憤憤的瞪向巢哥但對巢哥來說,這是在誘惑他阿! 「欸!!!!外面很冷了,快點進來吧!」巢哥也捨不得讓巧克白就這樣離開 「哼!哼!一開始讓我進去不就好了嗎?!」巧克白雙手抱胸,頭面對… more
Show Comments
BOOKMARK
No tags yet.
「巢巢~幫我開門」門外響起了一個稚嫩的聲音 「來了,等我一下」巢哥趕緊起身前去應門「克白?你來我家做什麼?」現在正直冬天,天氣冷到不行,巢哥看著站在門外的克白,頭戴針織帽、臉上帶著口罩、脖子上更是圍了一條白色的圍巾,身體裹的厚實,感覺…鼓鼓的,也頗有幾分可愛 「什麼嘛,不歡迎嗎?那我就回去囉」巧克白脫下口罩,鼓起腮幫子,憤憤的瞪向巢哥但對巢哥來說,這是在誘惑他阿! 「欸!!!!外面很冷了,快點進來吧!」巢哥也捨不得讓巧克白就這樣離開 「哼!哼!一開始讓我進去不就好了嗎?!」巧克白雙手抱胸,頭面對著其他方向巢哥在心底苦笑了下 「進來啦」邊說邊一把抓住巧克白,剛拉下去巢哥就知道不妙了 「阿!!」巢哥用力過猛,巧克白也沒料到會這樣,整個人往前跌了過去 「嘶…」巢哥人直接向後倒,可能撞到了頭之類的地方,而巧克白因為倒在巢哥身上,所以一點事也沒有 「巢巢,巢巢?!你還好嗎?撞到哪裡?會不會很痛?」巧克白擔心的看著巢哥,眼框泛著淚 「沒事~沒事~你呢?有沒有撞到哪裡?」巢哥口頭上說著沒事,但眉頭卻是緊皺的 「你還有時間擔心我?!我又沒事!你是笨蛋嗎?」巧克白看著巢哥那難受的臉,本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水也不知何時已流下「欸…?別哭阿,我只是撞到頭而已,什麼事也沒有」巢哥伸手抹去巧克白臉上的淚珠,眼裡滿是不捨 「你,你明明就就很有事,為什麼要這樣?不要抓我不就沒事了嗎?」巧克白用滿是哭腔的語調講出這番話,淚水更沒有停止的跡象 「因為我不想要你離開,離開這個家」巢哥看著克白,慢慢的講著「…」克白望著巢哥,眼裡的淚水模糊了視線「所以,我沒有事,好嗎?」巢哥摸了摸克白的頭,溫柔的看向他「恩…」克白慢慢的點了點頭「走吧,去客廳坐著」巢哥一把抱起克白,以公主抱的姿勢走向客廳「我,我可以自己走」巧克白迷茫的眼看向巢哥,而巢哥也只是笑笑,安靜的繼續走著克白看巢哥沒有要放下他的意思,所以也就不說話了。走著走著,很快就到了客廳,巢哥把克白輕輕的放在沙發上「你在這坐著,不要動,我很快就回來」說完,就轉身朝房間走去,巧克白看著巢哥的背影,也沒有在說什麼,就乖乖的坐著沒過多久,巢哥就提著一個盒子走了過來「你拿醫藥箱做什麼?」巧克白看著巢哥蹲在自己面前,實在不解他到底要幹嘛「自己受傷了也不知道,我看你才是個笨蛋」巢哥對著克白笑了笑,打開醫藥箱,要幫克白處理「受傷?我哪有?」巧克白還是不知道自己哪受了傷,根本一點事也沒有「笨蛋」巢哥彈了下克白的額頭「你扭到腳了啦」說著便開始包扎「扭到腳?」克白想轉轉看腳踝,結果才一轉,便痛的他皺起了眉頭「嘶…」他下意識的發出了聲音「看吧,所以不要亂動了,讓我好好包扎」巢哥伸手摸了摸克白的頭,又低頭繼續包扎「…」巧克白驚呆了,他怎麼發現的,他自己也不知道阿,所以剛才不讓他下來走路也是因為這樣?「好了!」巢哥滿意的看著自己的“作品”,剛抬頭「欸?你怎麼又哭了?」就看見兩條明顯的淚跡在巧克白臉上「你這個笨蛋」巢哥疑惑著,笨蛋?是在說我嗎?「大笨蛋!」巧克白突然抱住巢哥,害巢哥嚇了一大跳「嘶…」巧克白碰到巢哥後腦勺時,巢哥突然嘶了一聲「怎麼了,剛才撞到了嗎?」巧克白趕緊放開巢哥,緊張的看著「可能是吧」巢哥苦笑了兩聲「你給我坐好!」巧克白把巢哥拉上沙發,拿起消炎藥膏就擠在手上「你要幫我處理嗎?」巢哥看著克白「不然呢?」巧克白伸手往巢哥後腦勺去,找到腫起來的地方後就開始大力的揉「嘶…痛」巢哥發出了呻吟「哼!活該」巧克白還故意用力揉了一下「好好好,是我活該,拜託你小力點」巢哥的臉上仍帶著淺淺的笑容,巧克白瞄了一眼便趕緊轉過頭,他感覺到自己的臉在微微發燙,他這是怎麼了,難到他剛才也撞到頭了?這時,巢哥突然發聲「我說…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未完待續…

Total Reading Time: 24 minutes
No tags yet.
bookmark_border Bookmark Start Reading >
X


Reset to default

X
X
×

Install this webapp for easier offline reading: tap and then Add to home screen.